七千萬罰單直指壟斷電價 力保電力改革深入推進

提供者:  來源:保定中恒電氣有限公司,保定中恒,ZH-BFK,風冷控制柜,ZH-BZJ,中性點間隙接地保護   時間:2018-08-28  

近日,一份高達7338萬元的罰單引起了電力行業的關注,受罰企業共有23家,其中不乏大唐、國電這樣的央企發電集團。

此次國家發改委指導山西省發改委對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組織23家火電企業達成并實施直供電價格壟斷協議一案作出處罰決定,目的在于維護電力市場公平競爭,保障電力體制改革深入推進。

此次罰單源于一次舉報。去年1月29日,全國12358價格監管平臺和山西省政府有關部門接到舉報,稱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組織部分火電企業召開大用戶直供座談會,簽署《山西省火電企業防止惡意競爭 保障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公約》,涉嫌非法壟斷直供電價格。

據悉,去年1月14日,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召集大唐、國電、華能、華電4家央企發電集團山西公司,漳澤電力、格盟能源、晉能電力、西山煤電4家省屬發電集團,以及15家發電廠,在太原市西山酒店召開了一場熱鬧的“大用戶直供電座談會”,座談會期間簽署通過了《山西省火電企業防止惡意競爭保障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公約》。《公約》第五條規定:“根據市場情況,各大發電集團及發電企業,按照成本加微利的原則,測算大用戶最低交易報價。由省電力行業協會加權平均后公布執行。”根據該條款,會議期間當事人與具有競爭關系的發電企業達成了山西省2016年第二批直供電最低交易報價讓利幅度,即與標桿電價相比,讓利幅度不高于0.02元/千瓦時。在山西省2016年第二批直供電交易中,涉案企業按照約定的讓利幅度簽訂了直供電交易合同,實施了這一直供電價格壟斷協議,交易平均價格為0.3元/千瓦時。

針對此事,經過近一年的調查取證和案件審理,2017年2月2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通報對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的擬處罰意見。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在《關于電價壟斷的自查報告》中表明態度:協會將各發電企業在市場競爭中不低于成本競爭認為是合法競爭。從而導致在引導企業競爭中,違反了相關的法律、法規。

然而,在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接到《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后,案件出現了波折。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及華電山西能源有限公司、大唐電力集團公司山西分公司等18家企業對擬作出的行政處罰存在異議,并提出聽證申請。協會和企業以《反壟斷法》不適用于電力市場以及經濟不景氣等理由進行申辯,并提出電力體制改革應該允許“試錯”。

那么,協會和企業的申辯有理嗎?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咨詢組成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競爭法中心主任黃勇分析認為,“處罰正確,山西省電力行業協會的抗辯理由并不成立。”黃勇表示,壟斷協議既可以表現為書面協議,也可以是競爭者之間通過意思聯絡后實施的協同行為,無論本案涉及的公約是否簽署、是否正式印發,固定價格的意思表示已經形成,特別是涉案企業已經按照約定價格進行交易,從結果本身來看,它確實達到了價格固定的目的,排除、限制了市場競爭,已明顯違反《反壟斷法》的規定,屬于橫向壟斷協議。

那么,企業經營不景氣能否成為申辯理由?“去產能或者虧損本身不能成為價格固定的正當理由。”黃勇認為,經營者如主張不適用《反壟斷法》,應依據《反壟斷法》第十五條的規定,承擔舉證責任,證明其協議或通過共謀而實施的協同行為不會嚴重限制相關市場的競爭,并且能夠使消費者分享由此產生的利益。從國內外執法實踐看,橫向價格壟斷協議由于是具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之間實施的最具市場破壞性的行為,直接排除、限制競爭,對消費者利益的損害顯而易見,無法滿足不適用的條件。

同時,黃勇認為,協會在此案中并無“冤情”,行業協會在法理上應當是經營者的自律組織,但在實踐中反而容易成為各種壟斷行為的“溫床”,是各國反壟斷法的重點規制對象,我國《反壟斷法》對此也作出了明確規定,行業協會應當遵守法律,引導經營者依法競爭。

國家發改委價監局副局長張光遠表示,這個案件的裁決很好地向市場中的廣大經營者傳遞出市場主體應當遵循市場競爭基本規則的信息,反壟斷沒有法外之地,無論是誰,違反了《反壟斷法》,妨礙限制了公平競爭,都將受到處罰。

在調查山西電力案件的同時,執法人員也接到了來自其他省份的舉報。徐新宇表示,隨著電力體制改革的深入進行,推進大用戶和發電企業直接交易是發改委重點關注領域,再發現類似案件將從重處罰。

龙族幻想